杯水车薪的长照服务,仅能缓解三成失智症患者的苦

2020-07-17
    511浏览

知名作家琼瑶在新书《雪花飘落之前》里揭露了她照顾伴侣平鑫涛的心路历程。跟随着琼瑶的文笔,读者可察觉到平鑫涛的失智程度日趋严重,以及作为家属与主要照顾者的琼瑶为了留住平鑫涛的记忆,付出了庞大的心力与时间,最终仍不敌记忆的消逝。琼瑶的新书中除了反映出病患是否拥有善终的权利,失智症患者家属的照顾负担也一表无遗。

那幺,台湾到底有多少的失智症患者,以及在今年迈入了第11个年头的长照服务,又能舒缓多少失智症患者以及他们家属的苦?

在今年8月9日,监察院公布了一份台湾失智症照顾量能的调查报告,调查结论是政府虽已持续推动失智症防治照顾政策,但资讯揭露未尽即时便民,且服务量能仍有不足。以下将与大家分享这份报告的几项重点:

一、隐而未现身的失智症患者

依据监察院的调查报告指出,仍有许多失智症患者隐藏在社区中尚未被发现,主管机关应提高社区与民众对疾病的认知,并积极透过各项据点服务找出可能疑似失智的潜在患者,以利及早诊断与接受治疗。据研究统计,台湾目前的失智确诊率仅达三成,许多人尚未被诊断出来的原因有三:

    个案本人无病识感或拒绝就医。家属、民众对失智症之认知仍不足。失智症临床诊断不易,确诊过程须要经过许多检查,经常须要一段时间才能够确诊,以致影响失智疑似个案持续性诊疗与确诊。

尤其在失智症程度较为轻微时,患者本身或是周遭的人并不容易察觉异状,或是因为过往观念的影响(例如:认为年老后较容易忘东忘西),而轻忽了失智症的可能。及早确诊或发现失智症的好处在于,在症状还不严重时,可提供促进认知的服务来延缓症状恶化,也可让家属提前对失智症有概念,并为未来的照顾服务做好(心理)準备。

三成的失智确诊率与世界卫生大会(WHA)在今年五月底通过的「全球失智症行动计画」所订定的目标五成,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调查报告中提及原拟查明社区照顾关怀据点发现疑似患者的功能,但因为卫福部未能提供目前据点发现疑似个案后的转介服务纪录而作罢。其实以台湾目前(截至2016年6月)社区照顾关怀据点的数量多达2,616个,政府应多加善用据点提供电话问安与关怀访视服务的长处,来发掘更多疑似失智的老人。与此同时,基层诊所或是卫生所,也要增进对失智者照顾需求的认知,才能让隐而未显的失智症患者及早现身。

二、杯水车薪的长照服务,缓解不了失智症患者的苦

报告中令人担心的另一个现况,正是失智症患者使用现行长照服务的比例低迷。依据卫福部的统计结果,2016年逾26万的失智人口中,使用长照服务的人口约佔31%(约8万人)、完全没有使用任何服务的人则占69%(约18万人),显示政府所提供的长照服务只能舒缓三成患者的苦。

杯水车薪的长照服务,仅能缓解三成失智症患者的苦

若进一步细看不同失智程度患者使用长照服务的情形,在扣除掉聘用外籍移工照顾比例的情形下,使用其他长照服务的比例加总起来均不超过三成,显示了外劳仍旧是台湾长照目前的主要劳动力。而没有使用任何一项长照服务的比例更是令人担心,最低的比例也有45%,代表这些患者可能都是由家属自行负担照顾责任。至于目前推动得如火如荼的长照2.0呢?该报告中也提及长照2.0中的亮点服务「社区整体照顾服务计画」在2017年1月至3月新评估个案计3,898人,其中失智症个案也只有139人(比例为3.6%)。

报告中也引述了受访的专家学者意见,说明民众对于能在哪里找到长照资源似乎不甚了解,且家属关心的是能实际解决当下困境的建议。参照卫福部于2013年进行的全国老人状况调查分析,近五成(51.78%)的老人认为失智或失能老人的日间照顾中心资源很重要,但有近七成(68.81%)的人不知道有哪些资源可以使用,知道资源且曾经利用的比例更是少得可怜,只剩下0.36%,足以显示政府一直以来在长照服务的宣导上始终没有深入到民众的生活里。

三、失智症照顾资源严重不足,严苛的法令规定让服务单位却步

相较于可预期失智症患者人数会逐年成长,政府所提供的照顾资源却严重不足,且因为法令规定严苛的关係,让有心提供服务的单位光是在取得空间上便困难重重。

依据卫福部所提供的资料,在2016年年底时,失智症相关的照顾资源以居家服务、日间照顾、社区服务据点和认知促进学堂的涵盖率较为普及,几乎是每个县市都有(在此处先不论这些较为普及的服务,其实也因为服务人数有限,整体来说能涵盖到的失智症患者数量仍是不足的问题);但较为缺乏的资源就如同缺口一般,有17县市未设互助家庭、16县市未设团体家屋,而在机构式住宿服务中有专门为失智症患者规划的失智专区,供中、重度失智症患者入住,以减轻家属的负担。但是到去年年底,依然还有8个县市不论是老人福利机构、护理之家或是荣民之家,都没有这类的失智专区。资源布建的速度远远赶不上失智症人口增长,着实令人担心在上述资源缺乏的县市,患者和他们家属要苦撑到什幺时候。

而调查报告中也分析了为何相关资源的建置速度缓慢,原因有以下三项:

    民间服务提供单位受限于土地使用、建管、消防相关法规,取得合格建筑物使用执照耗时。原住民族地区受限于地理特性、需求人口数等因素,长照服务资源缺乏。服务提供单位以非营利组织为主,单位财务量能有限,多须仰赖政府部门补助始得设置长照资源。

因着这些照顾服务的特殊性,在土地使用、建筑管理与消防法规上也都有相对应的规定与限制,而调查报告亦实地访谈了目前正在提供服务的单位,就提及了即使现行的服务单位有意要再扩增资源,要处理法规上的限制费时之余,也没有足够的经费能维持营运。在台湾目前提供长照服务的单位以非营利的社福组织为多数的情形下,政府除了可以补助经费与人力资源,也应极力协助让服务单位尽快取得合格建物的使用执照,否则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情形一日不解决,失智症患者的苦就多一天。

结论

失智症患者使用长照服务比例低迷的情形除了归因于民众不了解资源在哪、政府服务资源建置的速度缓慢之外,最主要的原因仍是过往长照十年1.0的服务都以照顾「失能」对象为主,未能重视或看见失智症患者的需求。纵使在2016年甫推出的长照十年2.0虽然在服务对象中明确纳入了「50岁以上的失智症患者」,所推出的长照服务仍是以失能老人为主,而针对失智症的服务或照顾策略能否赶得上失智症人口的增长,如同蔡英文总统于这个月25日接见「国际失智症协会」主席格兰瑞斯及台湾失智症协会代表时所言,政府有必要持续推动更全面、深入的失智症防治与照顾政策。

失智症患者的需求特殊之处在于,需要依据不同程度的失智情形来提供相对应的照顾服务(如极轻度或轻度时可运用认知促进、互助家庭等服务;中到重度则是日间照顾或住宿型服务)。而在漫长的患病过程中,家属或主要照顾者的照顾负担或压力也需要有出口。未来的长照服务如何不让「没有使用任何服务」的比例不再成为压倒性的多数,将会是对台湾政府的一大考验。

参考资料:监察院106内调0049字号调查报告

上一篇: 下一篇: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