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是一瞬间的花火,是人品的积累,是翻出底牌的手气

2020-07-29
    552浏览

约会是一瞬间的花火,是人品的积累,是翻出底牌的手气

如露亦如电,如梦幻泡影,约会是一瞬间的花火,是小幸运,是一期一会,是人品的积累,是赌桌上的梭哈,是翻出底牌的手气。

我对约会的印象来自于日剧。或者是说,我对于爱情的设定,最初都是来自于日剧,还有一点点流行音乐。那是趋近于《东京爱情故事》,突如其来的爱情,总是坠落姿态,横征暴敛,并没有什幺商量的余地。再后来大概就是《恋爱世代》跟《爱情白皮书》,水晶苹果反射出恋人亮晃晃的眼睛,爱情有许多种形式,从差点一夜情开始,从校园里开始,从一样的身体里开始,总是有人爱,有人被爱。在爱与被爱之前,约会是恋人之间发展出来的试探仪式。

二十世纪恋人的信物如果是水晶苹果,走入鲁蛇世代的二十一世纪恋人,信物便成了《追忆潸然》里的桃子罐头。相较于戏剧里的象徵与迂迴,《我们约会好吗?》梳理出一条清楚的西方世界脉络,谈「约会」的诞生与演化,从初次出现「约会」词彙的 1896年讲起,一路走到现代社会的各种面向。顺道一提,也是在1896年,亨利.福特製造出第一辆汽车。

因为时空变动了,场景变动了,相遇的方式与相爱的方式,自然而然有所不同。约会本来是私领域的事,如果一名男士想见一名淑女,必须登门拜访,然后在长辈的监护下喝茶谈天,一切的情感堆叠都在他人的眼皮底下。1913 年出版的一本以男性为对象的礼仪手册中,甚至有个章节专门讨论「帽子、手套和手杖相关问题」,不同于现代的各种搭讪教战,一百年前的烦恼是:「在客厅等待小姐回应见面与否的时候,究竟要不要脱外套?」

从约会史中我们得以窥见,约会是掌控,也是权力交换,从老一代的手中,转移到年轻人的手上,从私领域走向公领域,年轻人走出家门,争取更多空间。大学兴起,男女合校普遍化翻开另一页约会史,单身酒吧兴起,女性争取工作权,让相遇的方式更多元。跟着就是非异性恋族群,男人们太过亲近会被起诉,男人们开始学会隐藏自己,发展出祕密语言,学会察言观色,或者去跟另一个男人借一根火柴。1950年代旧金山出现包容女同志的酒吧,但空间并非万无一失,女同志们需要不断拒绝前来搭讪的男人。

再后来呢?约会的框架被建立完善后,需要讨论的就是本质,更现代的教战守则总会告诉你,初次见面不能够做的三件事情,让对方爱上你的五个方式,或者是如何在三十天内走出情伤。网路改变人与人的互动模式,二十一世纪是自学的年代,资讯爆炸,人们开始学习标籤自己,练习自拍,练习讨拍,虽然卖力,却要假装毫不费力,假装一切都是信手拈来。

后来的事我们都知道了,关于爱情的所有展露,发生与衰败。《我们约会好吗?》要告诉你从前,从前从前,有过一些人,当时的约会方式还很笨拙,当时的爱情如同宇宙初始,任何踏出的一小步,都是人类的一大步。

上一篇: 下一篇:

随机文章